售罄

红发女郎


英语语言

装订方式:精装
页数:115页
书籍尺寸: 235×280×17.78毫米



RM272.00


订阅补货通知

1978 年,在我使用 8x10 英寸大画幅相机拍摄肖像的第一个夏天,我发现自己被拍摄红发女郎所吸引。

我经常被问到; “为什么是红发”,我经常觉得这是因为在夏天,红发似乎比我们其他人在阳光下绽放得更加绚丽。但也可能是因为我生活在科德角的一角,周围都是蓝色的大海和天空,这让我更加关注红发的华丽品质。他们的头发和皮肤上奇异的斑纹在阳光下变得更加红润,在蓝色的气氛中更加令人惊叹。

红发女郎,就像电影本身一样,会被阳光所改变。现在对我来说,我很自然地会注意到这种新现象,因为它出现在海角本身的更大主题中。第一个月拍摄了 50 多幅肖像画,其中至少有 30 幅是红发女郎,我明白这是一种需要认真对待的冲动。

我在当地报纸《普罗温斯敦倡导者报》上刊登了一则广告:“杰出的​​人!如果你是红发女郎或认识的人是红发女郎,我想为你做肖像,请打电话……”他们开始来到我的甲板上,他们带着勇气、害羞、好奇心和梦想,分享了自己作为红发女郎的故事。他们谈到了童年的痛苦回忆、侵犯隐私和辱骂——“嘿,红”、“雀斑脸”、“胡萝卜头”。他们还与我分享了他们克服了这个早期的、不受欢迎的名人的个人胜利感,以及他们如何像巨人、侏儒或运动员一样最终成长为自己的特殊性,并通过生存而变得高贵。可以说,他们都经过了自己的火焰洗礼,共同的经历在他们之间结下了“血结”。我开始拍摄肖像的目的是拍摄普通人。但红发既普通又特别。

他们在基因这块蛋糕上所占的份额微乎其微,仅占世界人口的2%或3%。尽管红头发人的国籍和宗教信仰各不相同,但他们往往给人一种强烈的家庭联系的印象。我拍摄肖像的方式不是用手和膝盖跪下,也不是爬上高高的梯子,也不是与名人上床,而是简单地与任何对我来说是年轻或年长的人面对面地站着。我只需要一两张胶片和耐心就能看完。这个新版本的“红发”将有许多新的和以前未见过的肖像。



红发女郎
您已成功订阅!
该邮箱已被注册
通讯